您当前的位置 : 首 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

刑事案件中,到底如何选择“合适”的律师?

2021-05-27 10:16:22

这里我直接给律师加了个标签——“适合的”律师。常言道,鞋子合不上脚,只有脚知道。那个律师到底合不合适,只有当事人(一般是当事人的家属)和当事人自己知道。

怎样才能判断律师是否适合?

实际上,苏州刑事律师认为,家属找所谓合适的律师,应该符合两个条件:一是“合拍”,即律师与当事人“合拍”,例如案件能够顺利沟通,以“说得出来,听得到”为标准,而且可以对当事人进行专业的法律咨询,提示权利,建立法律防御;二是家属“合拍”,即双方能够相互配合,相互信任。第二,“专业化”,即律师的专业化能力足够强,而且在办案过程中有足够的勇气;

苏州市刑事辩护律师

事实上,“合拍”解决的是沟通技巧,而“专业化”解决的是办案技巧。诚然,“合拍”的沟通能力和专业的办案能力,两者也是相辅相成,缺一不可。律师除了要与家属和当事人沟通外,还要与公检法沟通,即使是个别案件也要有政法委等相关部门,所以沟通能力贯穿办案始终。而与公检法的沟通,则是通过话语、庭审、书面意见等多种方式进行的,但是,无论采用什么形式,沟通的基础都在于专业——认识专业、处理专业、处理专业、理解专业、体验专业等等。

因此初步认为,选择律师的大方向是适当的,而选择律师的大方向应理解为“合拍”和“专业”两大内容,也只有同时满足了沟通能力和办案能力的“专业”,才敢说这个律师基本上是适当的。

就我个人的理解而言,关于“合拍”与“专业”的问题,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具体阐述:

一,律师和当事人“合拍”。就是案件沟通顺畅,以“说得出、听得进”为标准,并且可以为当事人提供专业的法律咨询,权利提示,建立法律辩护等等。

事实上,与当事人的沟通,有时确实会存在障碍,我们也遇到过无法与当事人沟通的当事人,他们本身就与律师产生了冲突,这可能与他们自己的社会经验、思维方式有偏差,或者对律师的作用本身持否定态度,或者对自己对自己所涉犯罪事实的自我认识,都不抱希望,对此我也能理解。除了这些以外,大多数当事人都愿意请律师。

所谓“说得出来”,就是要以当事人能够理解的方式,把法律中隐含的概念、条文、入罪逻辑等内容说清楚。若律师满嘴扯什么期待可能性、刑法谦抑性等专业术语,当事人就不会理解了,词藻再华丽,说话再深沉,其实都是枉然。

"听得进",就是要求律师对当事人进行风险提示、诉讼权利、应对态度、权利保护等方面的教育,能够让当事人听得进、记得住,同时也要求当事人自身能够将理解贯穿于法律认识、事实认识,正确地向公检法表达。尽可能避免出现“事前辅导门清,事后应付处处错”的局面。

身为律师,在刑事诉讼的各个阶段都会陪当事人走完诉讼程序,与当事人的沟通好坏,在某种程度上也对案件的结果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。例如,当事人对律师提出的自己认识错误不予理睬,对法律评价本来就是一种卖淫行为,当事人坚决不同意,并且表示不理解,坚持不认罪。实则坚持这一认识错误,最终伤害的是自己。亦如在有些案件中,即使当事人不认罪,但在证据方面,其辩解已经站不住脚,此时的认罪态度很有可能会左右判决结果,不认罪也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。

其次,律师可以与家人“和睦相处”。也就是,双方可以相互合作,并且可以相互信任。

尽管刑案家属不是诉讼参与人,但作为拘留当事人活动中的外勤人员,以及作为经常与律师进行交流的一方,如果与其交流有障碍或“不合拍”,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律师工作的正常开展。

和家人“合拍”,主要是看家人是否能配合律师的工作,是否能满足律师合法的辩护需求,是否能完全信任律师,包括信任律师的法律方案或建议,配合律师向家人取证,传递信任律师的信息等等。信任通常会成为律师和家庭成员之间的“不可控制因素”。案件办理过程中,我们也遇到了家属不信任律师的情况。例如,一起猥亵案,家属认为无法给当事人争取保释,是律师对案件不太上心;在一审判决之后(结果是判决升格后的低刑),当事人满意一审判决并表示不上诉,而家属又提出,是律师怂恿当事人不上诉,律师也不考虑自己的利益。

又如某非法集资案件,当事人被拘留后,家属不听律师的劝告,经常到办案机关上访,自称是为了“申诉”,但随后引发投资者情绪失控,最终未能实现对当事人的取保候审。也有一些案件,家属盲目听信某些“社会人”的承诺,不信任律师的风险提示,最终落得钱财受骗,贻误案情。

此处,仍然有必要强调一个事实:律师为当事人的利益服务,而不是为支付律师费的家庭利益服务。在大多数案例中,支付律师费用的人并不是当事人本人。但在大多数刑事案件中,家属的利益与当事人的利益仍然存在着趋同。但也会有冲突时刻。如果存在冲突,律师仍然站在当事人的利益一边,如果这种冲突仍然不能消除,则只能解除委托,退出辩护。

其三,律师足够专业,需要有勇气。这就要求律师必须具有很强的职业素养,比如梳理案件,找准辩点,处理案件的实际问题,以及敢于指出办案机关的错误,选择恰当的辩护思路,制定正确的辩护策略等。

法律职业的重要性,自不待言,只有一位专业的律师,才是最合适的人,有机会实现案件的结果。允许专业人士从事专业工作,已成为一个社会或多个行业的行规。

最近浏览: